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暑期高价儿童剧火爆背后是无奈父母场外陪看

2019年06月27日 栏目:历史

暑期高价儿童剧火爆背后是无奈 父母场外“陪看”孩子场内看戏 父母场外“陪看”一个三口之家,看一场迪士尼卡通音乐剧《狮子王》的消费达上

  暑期高价儿童剧火爆背后是无奈 父母场外“陪看”

  孩子场内看戏 父母场外“陪看”

  一个三口之家,看一场迪士尼卡通音乐剧《狮子王》的消费达上千元。在炎炎夏日中,上海的孩子们争睹狮子王辛巴风采,爱子心切的家长纷纷“一掷千金”。

  近年来,高票价一直是我国演出业“虚热”的病症之一。今年夏天,这股高价风正在向孩子们的娱乐天地蔓延。

  票价太高 中高端消费群体无奈追捧

  从上海大剧院的《狮子王》到北京保利剧院的《小熊维尼》,锁定中消费人群的儿童剧在今年暑假显得异常火爆。

  从7月起,由迪士尼公司出品的英文版音乐剧《狮子王》在上海大剧院上演。截至8月13日,《狮子王》票房已收入4000多万元,售出门票逾10万张,其中家庭消费占了约一半。日前致电代理《狮子王》的票务公司,得知仅有少量“中档票”仍有售,价格从480元到680元不等。380元的票和一两千元的高价票早已售完。

  17日晚,同属迪士尼公司出品的儿童剧《小熊维尼》在北京保利剧院登台,一共演出26场。此剧演出票价从180元至680元不等。统计显示,此前该剧在深圳、武汉等地演出一个月,累计观众人次已达70多万,上座率高达95%。

  票价高,上座率也高,原因何在?上海大剧院院长助理张笑丁认为有两大原因,一是演出本身十分精彩;二是演出商用“品广告手段”俘获了观众。迪士尼儿童剧的大密度、高频率的宣传就是要让家长和孩子都觉得“非看不可”。

  《小熊维尼》登陆北京前两个月,媒体已开始连篇累牍地炒作。几乎每个地铁站都有的大幅海报上,维尼熊身穿明黄色T恤衫捧着蜂蜜罐憨态可掬——先声夺人的宣传,让孩子们越看越喜欢。

  《狮子王》讲述了小辛巴的成长故事,剧中洋溢着家庭之间浓郁的亲情。对此,上海大剧院一年前就展开宣传攻势,还打出了这样煽动人心的口号——带你心爱的人来看《狮子王》。

  张笑丁认为,类似《狮子王》这样的儿童剧票价虽高,但物有所值,更何况它在中国演出仅此一次,让家长们感到“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不能给孩子留下遗憾。当然,能够负担得起看一场演出消费千元以上的观众,也都是经济状况较好、家长对西方文化比较熟悉的家庭。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这样一个中高端文化消费群体,无论在北京还是上海,都呈现出增长趋势。

  然而,对于高票价,家长即使“能”承担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承担。“听起来好像是我们在追捧,事实上,我们别无选择。想买便宜的票,有吗?如果孩子们的舞台更丰富、暑期生活的选择更多,我们干吗要捧高票价的场?”一位家长无奈地说。

  孩子场内看戏父母场外“陪看”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7月以来,共有150多场儿童剧轮番“抢滩”北京演出市场,火爆程度为近年来少见。丰富多彩的选择乐坏了孩子们,但家长们的感觉却有点复杂。

  “我们小时候,都是学校组织去看几元钱一场的演出,可现在孩子们看戏,费用不亚于成人剧场的价格了。”在北京某国家机关工作的陈女士说。

  几天前,陈女士花了220元买了一份“亲子套票”,带6岁的儿子去看儿童剧演出。票价比看电影贵,陈女士觉得还能勉强接受。毕竟,孩子好不容易放了暑假,不能除了上各类补习班,就是关在家里看电视剧。

  与迪士尼这样的海外大制作相比,本土儿童剧虽然投资较小,又缺乏如同维尼、辛巴这样的卖座卡通明星,但也同样敢于开出高价码。早在2004年5月,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型魔幻童话剧《迷宫》首映时推出的票价就令人吃了一惊——票价380元,票价80元,而当时普通儿童剧演出的价格是15元一张。

  正因为如此,该剧在杭州大剧院演出时,就曾出现过因为票价太贵,孩子进去看戏、父母在剧院门口等候的无奈现象。

  不可否认,日渐高涨的票价,正逐渐演变为家长的负担。

  高价儿童剧的出现,让孩子们的舞台开始变得贫富不均。据了解,目前全国儿童演艺市场的票价一般为每张10元到20元,北京、上海和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一般观众能接受的票价在50元到150元之间。

  西安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张绍军说,即使在西安这样的大城市,学校包场的儿童剧演出票价每张只有10元到12元。由于地方消费水平的限制,高票价的商业演出在西安的市场十分有限,即使是周末亲子剧场,票价也不超过20元一张。

  一位从业多年的儿童剧导演告诉,让家长带领孩子主动去买票看儿童剧,应当是未来儿童剧市场的主要消费方式。

  部分家长表示,本来看演出的收获就是无形的,不如带孩子吃肯德基、麦当劳、上奥数班来得实际,既然票价这么贵,不看也罢。当观看儿童剧演出变成“”消费时,他们干脆就不带孩子看演出了。

  儿童剧“简版”演出是有益探索

  儿童剧票价为何芝麻开花节节高?了解到,这是演出商和文艺院团追求市场效益的必然结果。

  以从迪士尼公司引进的《狮子王》为例。上海大剧院引进该剧的成本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即使演满百场,每场成本也达到60万元人民币,按照大剧院2000余个座位全部满座计算,平均票价要达到300元才能让演出商收回成本。在北京演出的《小熊维尼》,仅舞台制作费已经超过1000万美元。

  事实上,真正面对普通消费者的庞大的儿童剧演出市场,是由全国各地20多家专业儿童剧团支撑起来的。相比起那些高票价的大制作来说,这些普通的剧团在制作投入、演出费用上相形见绌,无论在形象塑造、视听感受上,演出效果往往受到限制,产量也严重匮乏。

  多年来,定价问题一直是困扰着儿童剧生产“主力军”的“心病”。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院长甘庆元认为,依靠学校包场的经营方式,票价太低,剧团的道路的确越走越窄,难以为继。

  而对于大多数中等以下城市来说,受到文化消费水平的限制,高票价演出市场极其有限。单纯依靠提高票价,实际上是限制和缩小了观众的范围,只能让极少部分孩子走进剧场,接受艺术的熏陶。加上当前院团改制尚在推进之中,长期以来依靠政府差额拨款、事业单位性质的儿童剧团,如果想完全依靠强力推行的高票价商业演出来完成自身的资金积累,为改制“买单”,其实难以奏效。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周予援指出,儿童演艺事业有着普及和教育的功能,不能为了赢利而过高抬价。“中国儿童戏剧市场是一个成长而非成熟的市场,还处于培养市场的过程中,它与以成人为目标的商业化推广不同,不应片面追求赢利性和娱乐性。”专家呼吁,政府部门应当加大对儿童剧市场的扶持和投入,强化其公益性职能。“每个孩子都有接触和享受儿童剧的权利,我国有3.8亿儿童,大多数孩子都生活在普通的工薪家庭,还有很多贫困儿童、伤残儿童和孤儿。别让舞台远离了这些孩子!”

  一位曾考察过日本、美国儿童剧现状的演出商介绍说,在国外,儿童剧的承办和演出方很注重公益性,演出形式很丰富,“不仅有在豪华剧场的演出,也有为社区、学校送戏或进行低利润的演出。演出商赚了钱之后,还要承担起社会和文化使命。”

  据了解,为了兼顾高端消费群体和大众市场的不同需求,近年来一些地方的儿童剧团尝试了同一剧目分“简版”和“全版”两种版本的办法。“全版”为大型商业演出服务,“简版”则放在送戏下乡、进学校等公益性演出的舞台上,让更多的孩子能感受到艺术的熏陶。另外,由经营公司来买断的包场演出、地方政府为加强未成年人教育而进行的政府采购性演出等等途径,也是儿童演艺市场探索的全新运行方式。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小儿厌食如何调理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