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广西蔗糖什么时候不再甜中带苦

2019年04月09日 栏目:历史

广西蔗糖什么时候不再甜中带“苦”广西蔗糖,都说是“甜蜜的事业”,长期以来又总是甜中带苦,时甜时苦。这不,恰巧榨季来袭的雨雪冰冻天气,

广西蔗糖什么时候不再甜中带“苦”

广西蔗糖,都说是“甜蜜的事业”,长期以来又总是甜中带苦,时甜时苦。

这不,恰巧榨季来袭的雨雪冰冻天气,使全区约1000万亩甘蔗受灾,不仅使产量、糖分损失严重,更严重的是造成蔗种紧缺,今年从种蔗面积到品种结构都面临考验。

榨季广西甘蔗面积1338万亩,占全区耕地面积三分之一强,甘蔗收入直接关系着全区过半农民的生计,糖业效益牵动着30多万产业员工的生活,蔗糖生产左右着广西半数县市区的财政收入。业内有人形象地说:“蔗糖打个喷嚏,整个广西都会感冒。”

岂止如此,广西蔗糖已占据全国60%产量和市场份额,是广西能对国计民生有着重大影响的产业。从新个五年计划上马、1956年建成“贵糖”算起,蔗糖在广西作为一个产业已经“年过半百”,是农业产业化发展成熟的经济支柱,也是在全国长时间坐稳“老大”交椅的产业。

然而,大是大了,本应“年富力强”的广西蔗糖却称不上“强”。我们不妨从产业链的“车间”看起———

甘蔗平均亩产年景也只过了4吨而已,甘蔗平均含糖分目前只到达13.5%。而蔗糖生产成本要与国际接轨,生产1吨白糖消耗甘蔗必须从目前8吨降到7吨以下。按这个要求推算下来,甘蔗平均亩产必须突破5吨,同时糖分要提高到15%以上。到达这两个指标,意味着广西不用增加种蔗面积,农民就能增加四分之一收入,糖厂就能增产三分之一白糖。这个标准并不算高,在广西一些实行良种良法特别是机械深耕的蔗区已经到达,乃至大大超过。关键在于政府的扶持力度、企业的投入力度。

接下来再看蔗糖加工这个有文章可做的“链条”。广西制糖企业装备与国际同行还有相当差距,吨糖消耗能源高过人家,糖分回收率却又低过人家,蔗糖生产成本自然缺少国际竞争力。解决之道不过是引进世界的设备和技术。

加工这个“链条”还要往横向看,综合利用大有文章可做。甘蔗渣造纸,是广西贵糖首创并保持地位的技术,十年前贵糖以造纸为主的综合利用产值就与制糖平分秋色,乃至制糖亏损也不怕,通过蔗渣造纸补亏还有利润赚。以前拿来烧掉的甘蔗渣,这10来年价格节节高,把“洛阳纸贵”这个成语改成“广西渣贵”,应该更符合现今实情。

横向看蔗糖加工链,一个初露头角的大分支前景更诱人———生产生物燃料。利用废糖蜜生产酒精(乙醇),跟蔗渣造纸一样,在广西早就是成熟技术。现在推行乙醇汽油,酒精值钱了,把蔗汁加工到糖蜜这个环节时,且慢了———糖价好更赚钱就产糖,酒精价格好更赚钱就多生产酒精。对此有发言权又不愿泄漏姓名的一位老糖人精辟地概括为:“糖进酒退”,“酒进糖退”。像这样进退自若、左右逄源,真是何其OK!

还是顺着产业链往下看吧。广西蔗糖产业,生产到白糖可以说就终止了。以白糖为主要原料的饮料等食品,在广西没有一个大品牌、没有一家大企业。让广西人汗颜的现实是,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哪家不千里迢迢来广西买糖?为何人家却不把厂就近设在广西?

怎样把后续产业做起来暂且不说了。蔗糖生产出来,市场价格时高时低,而且捉摸不定,多年来一直困扰企业,难了蔗农。自治区政府确实努了力,又是实行甘蔗收购“指点价”,又是出台食糖“收储价”,不过都还不是像粮食、棉花这样的“保护价”,自然也就发挥不了像对食粮、棉花这样的保护作用。糖厂、蔗农固然希望:能不能把“指导价”、“收储价”进一步搞成“保护价”?

好了,一根甘蔗,一粒白糖,已经从产业说到第二产业,还扯到了第三产业。继续解放思想大讨论嘛,这根甘蔗,这粒白糖,说小也小,说大也大,问题是想做强,关键是要做强!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乳腺增生怎么治
乳腺增生怎么冶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