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迅雷内哄阿里云降价企业普遍亏损CDN行业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生活

文/土妖这两天,迅雷内部宫斗戏持续升级,成为国内互联圈儿罕见的奇葩事。2017年11月29日,迅雷再度发布公告称,原迅雷高级副总裁于菲涉

文/土妖

这两天,迅雷内部宫斗戏持续升级,成为国内互联圈儿罕见的奇葩事。2017年11月29日,迅雷再度发布公告称,原迅雷高级副总裁于菲涉嫌利益输送,在任职期间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签订的协议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损害了公司利益。而就在前一天,迅雷发布公告指出,迅雷金融等迅雷大数据公司并非迅雷旗下业务,将撤销其品牌和商标授权。随后,迅雷大数据公司反击指责,迅雷玩客币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属于变相的ICO项目,是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非法集资的骗局。双方你来我往,互相揭短,火药味十足。

区块链、山寨币炒客、ICO、骗局、内斗等一连串的关键词冒了出来。相信对迅雷业务及所投资的迅雷大数据公司不甚清楚的看官们已经懵了,迅雷指责迅雷大数据涉嫌现金贷业务违规,而后者则举报迅雷玩客币是违规的ICO(代币融资)项目。随着内斗事件的升级,已有很多媒体开始梳理双方间的利益关系和冲突。

不管结局如何,这家在2015年旗帜鲜明地喊出用价格战颠覆CDN市场,用9.9元/M/月重新定义CDN的云公司,似乎正在走向式微。数据显示,迅雷三个交易日内股价腰斩,从27元跌至12.8元。

但是,迅雷CDN的式微,真的只是一个个例吗?

新瓶装旧酒的玩客云,为何1个月内朝三暮四?

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玩客币是何种业务呢?依照迅雷对外发布的信息称,玩客云是CDN+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的混血儿,是由迅雷早的赚钱宝、下载宝升级而来的,本质上是使用了早已成熟的CDN技术,即内容分发络利用闲置的用户带宽和存储资源,将来自于各地用户的应用响应需求导向近的计算和存储阶段,用短的距离满足和提升络响应速度。这一技术并非是新鲜概念,与当年BT下载时代的模式并没有二致。

迅雷CEO陈磊为这类业内早已成熟的技术冠以一个新热词,叫同享经济。一时间,P2P技术被认为是CDN行业的革命性技术,并受资本热捧。

按照陈磊的这1逻辑,这种同享用户分布式计算、存储资源的P2P创新模式,可能是从成本端破解CDN市场价格战的一条出路。在陈磊看来,无论是专业CDN厂商宿科技,还是不断挑起价格战争端的阿里云,都是自己购买带宽、建立节点和边缘络,然后满足互联、传统企业的内容分发需求,带宽的成本是硬性支出,无法回避。而迅雷则是通过同享用户的基础络资源,借此部署所谓的新一代CDN,等于少了砸钱投资购买服务器、存储硬件的费用,表面看起来,价格上仿佛更有竞争力。

那么,迅雷是怎么实现的呢?今年8月,迅雷将此前嘉奖用户现金的赚钱宝升级,转型为玩客云,引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概念。玩法其实不复杂,用户购买迅雷的玩客云智能硬件,并激活嘉奖计划,使用玩客云硬件共享自己的带宽和存储资源;根据每天的贡献,由迅雷官方奖励给用户玩客币,用途是兑换络加速服务、云存储服务和共享内容服务,换句话说,对应的就是迅雷的CDN和云计算服务。

这直接带来了两个结果:一是受区块链、代币刺激,迅雷股价直线飙升,从10月12日收盘价的4.30美元,涨至11月24日的27美元,前后仅一个多月时间,翻了6倍左右。2是,玩客币被等同于比特币,后者价格已经一路涨到了每个比特币1万美元。受比特币飙涨的刺激,玩客币也构成了炒币圈,用户购买玩客云的盒子,并不是是想靠共享资源来获利,反而是将盒子看作是矿机,寻求在玩客币价格飙升中套利。

有观点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击鼓传花游戏,都在赌自己不会接1棒。

迅雷大数据公司也基本上承认了这一判断,其公然声明指责称,玩客币属于ICO的代币融资项目,涉嫌非法集资,已遭到监管部门的约谈。一旦玩客云的类路由器的硬件盒子被叫停的话,迅雷所谓的同享CDN逻辑可能就不成立了。

真颠覆还是讲故事?迅雷价格战背后的商业逻辑硬伤

近一两年来,不为大众所熟知的CDN行业,引来了浩荡的互联创业大军。总结下来无非两种玩法:一是迅雷这种用共享用户闲置计算、存储资源来构建CDN分发络的模式。盯住这1模式还有云熵科技,2015年曾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通过去中心化技术,搜集路由器、机顶盒、等智能装备的闲置带宽,转而为企业客户提供CDN服务。随着价格战燃起,云熵科技CEO肖志明认为,大批缺少资本输血的创业公司难逃关门命运。二是宿科技、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等自购硬件、带宽资源,构建庞大的内容分发络,对外提供CDN服务。

前者表面似乎插上了共享经济的翅膀,但实际上在CDN商用上还是存在相当大的疑问。一方面,关乎CDN质量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稳定性,这种通过吸纳用户闲置资源形成的分发络,其本身的不稳定性,就是一个天然的硬伤。事实上,在全球CDN市场上,这种P2P技术都早已是业内成熟的技术,在专业厂商和云厂商上都有所运用。另一方面,CDN是一个典型的头部市场,对质量对稳定性的要求,决定了一众厂商必须要用的技术、的服务、稳定的络资源去抢客户,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众CDN厂商和云厂商的硬性成本支出大头都是带宽。

迅雷也不例外。根据迅雷财报,2017年以来,其每个季度的带宽成本都在万美元之间,差不多每个季度都要花1个多亿人民币采购带宽,全年带宽支出差不多在5个亿左右,占其总营收获本的比例保持在60%左右。如果真像迅雷宣称的,P2P共享用户闲置带宽,可以做到资源无穷,那一年5个亿的带宽成本,为啥不省掉呢?

有可能的是,迅雷为了做营收抢客户,硬着头皮必须要从运营商那购买带宽资源,构建稳定的分发络,低价去抢大客户。

而此前通过现金嘉奖用户的赚钱宝,本身对其商用CDN络的构建和扩大意义不大,反而加重了其本钱负担。

一边是接单并赚不了啥钱,为了抢大客户厮杀惨烈;另一边是赚钱宝等产品,因搜集用户闲置带宽,也需要给用户支付源源不断的奖励。迅雷可谓疲于应付。

迅雷的概念炒作正一步步得到验证。两天前,上一篇标题为《迅雷的骗数》的文章指出,迅雷赚钱宝利用用户共享带宽打造星域CDN产品,一开始小米、爱奇艺、陌陌、哔哩哔哩等尝试使用这一产品,但实际上并未取得预期理想效果,迅雷每年需要为每台设备支付700元的用户奖励,数量一直停留在30万台左右,这一节点数量根本无法形成CDN的成熟业务基础,反而致使迅雷每一个季度研发费用增长到了1500万美元到1800万美元。

就在业务逻辑俨然站不住脚、局面不利之时,新瓶装旧酒的玩客云盒子粉墨登场了。于是乎才有了用户疯狂追逐购买,甚至399元的盒子被炒作到了2000多元的价位。不得不承认,迅雷用区块链+代币+CDN的噱头,乘着虚拟币的炒作东风,确实吸引了1众代币圈子的追捧。但再华丽的包装,也掩盖不住产品的硬伤。只不过,这次迅雷以内哄的方式,将这一炸弹提早引爆了。

而即便没有这次内讧,迅雷玩客云的危险也已无限接近点燃了。

任何一种货币,都必须具备等值交换物,才有价值。玩客币的价值在哪?除兑换等值的CDN和云计算服务外,还有其他吗?那试问下,采购CDN服务的用户或者说客户是谁?是这些炒作玩客币的玩家吗?这些玩家会把抢购来的玩客云盒子兑换成等值CDN和云计算服务吗?答案不明而喻。

内讧只是导火索,无论是赚钱宝还是玩客云,核心问题还是在于,迅雷CDN的商业模式并没有走通,存在硬伤。

高举价格战棋走险着的迅雷式微,只是个例吗?

价格战,在进入一个市场初期,确实是一个相对奏效的拓展市场方式;但为了价格战而战,不断挑战商业本质,深陷价格战泥潭,可能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了。

为了给资本市场讲故事,迅雷的水晶计划反复包装,从赚钱宝到玩客云,一定程度上都面临监管的风险。而一个月内高达6倍的疯狂暴涨,巨大的财富效应,逼迫得迅雷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无法也不能回头。

事实上,无论是打着同享幌子的迅雷CDN,还是其他披着各色外衣的创业CDN,其商业逻辑基本上都一致:包装一个能吸引投资人的故事,拿到融资,下一步低价抢客户做大营收,并以此为筹码进一步融资,拿到融资后再疯狂打价格战继续造营收高增速以获得下一轮融资。

但是,随着巨头阿里云挑起的价格战越打越凶,这些公司承受的亏损愈来愈大,一轮融资与下一轮融资之间的间隔愈来愈短,融资的紧迫性越来越强,因此其在营收高增速与把控损益之间的平衡就越来越难把握了。

这是一个多事之冬。邻近年底,阿里云的再降价,直接将云厂商苦苦寻求的平衡点生生戳破。

看上去似乎是阿里云的粗鲁屠杀,一把将云厂商逼上倒闭边缘。其实,与迅雷高位爆发内讧的内在逻辑一样,其本身有瑕疵的商业逻辑才是根本原因。融资烧钱进入一个很难看到后续实现盈利可能的行业,烧掉的不仅是投资人的耐心,还有对全部行业的信任。

越来越多的行业参与者,开始反思

又拍云CEO刘亮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目前情势下,由于集体压价,即便幸运地跨过这条生死线,创业公司也难以实现盈利。由于现在整个行业普遍是亏损状态。很多公司毛利都是倒挂的。

一家拿到工信部CDN牌照的创业公司CEO也对媒体坦言道,CDN行业不那末性感后,投资人的钱不再进场。钱烧光了不就倒闭了?很多CDN公司撑不住价格战,都不想接新单子,接单就亏。他们现在都想把已经购买的流量都甩出去,1T带宽一个月会亏几百万,谁愿意干?

也有投资人泄漏消息称,腾讯云近期不会再打价格战。

迅雷是家喊着用价格战颠覆CDN的公司,随着内斗升级,迅雷的式微,可能已近在眼前。接下来,那些靠烧钱买CDN收入以获取融资的云厂商,会不会是下一个呢?

退潮以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也只有退潮之时,人们才会反思,曾经的那些棋行险着,曾经的那些非正常竞争,是否值得?

怎么治好宫颈炎
宫颈炎怎么治好
有点盆腔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