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将门毒女第两百十七章血脉

2020年01月20日 栏目:金融

将门毒女 第两百十七章 血脉素问看着容渊,她的神情十分的平静。动心,多少也是有的吧,容渊也可算是十分维护她了,在有危险的时候也是挡

将门毒女 第两百十七章 血脉

素问看着容渊,她的神情十分的平静。

动心,多少也是有的吧,容渊也可算是十分维护她了,在有危险的时候也是挡在她的面前,作为任何的一个女性来说,多少都是会有几分感动的,素问当然也不例外,虽是面上不说,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感激的,但诚然就像是她刚刚所说的那样,没有爱过。

“容渊,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说谎。”素问看着容渊,“我知道你和容辞对我不错,有几次危险的时候也是你挡在我的旁边,一直以来也没有同你说一声谢。不过往后也好,你也便是不用在面对我这般脾性不好的人了,这也算是一种幸事。”

她和容渊之间还没有到爱的地步,这一點素问肯定不过,只是她现在没有想过是这些方面,这往后的时候会怎么样她也没有想过,如今这个时候也由不得她去想这些个事情。而且就算是她现在想了这些个事情又答应了容渊或是容辞那又怎么样呢?

容渊听到素问这么说的时候,他的神情可谓是有些难看,但他知道素问刚刚那所说的也都不是谎言,不过能够从素问的口中听到他说出那样的话来这也算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容渊不知道自己得到素问这回答是应该要高兴还是应该要觉得可悲的。高兴的是至少现在在素问的眼中还是有着他的地位,这以前所做的那些个事情是也并非全部完全在素问之中一點印象也没有,但悲哀的是,他在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却是在这个素问宣告了要别离的时候,这样的感觉对于容渊来说倒是有几分像是无法言语的痛一样。

“你可以不走的。”容渊看着素问,他不明白素问为什么对无双城这样一點留恋也没有,难道就像是她所说的那样,她到这个城来就是为了安家的事情,如今安家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半點的留恋了。“你就真的不愿意……或是因为我母妃同你说的,你可以不去听她们的!”

容渊也听到了自己母妃和皇后这所说的话,容辞所做下的决定他不意外,意外的就是自己的母妃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同皇后达成了共识。甚至还已经想好了这所有的对策,她们以为只要在名号上同素问牵扯上关系就是能够将这些个情感在一下子更改过来,或许还可能会觉得只要背着那样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做出一些个在常人眼中是违背人伦的事情来。

但容渊觉得自己的母妃和皇后大约是真的将他同容辞太过xiao看了,这如果是真的决定了要做的事情,又什么事情是能够阻止得了他们的,在皇家之中也不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些个丑闻,大不了便是被人诟病一阵子罢了,这时间一长也便是没有什么了。

“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的,这看不顺眼的时候,皇长孙也是在我手上吃了不少亏的。我的脾性就是这样,不可能叫自己忍受一丁點的委屈,现在你们或许是因为喜欢我而觉得没有什么,但这时间一长之后必定是会给你们引来不少的敌人,而这一时之间你们或许是不以为然,但时间一长之后你们还能够容忍?”素问看着容辞,她的声音也可算是十分平稳,像是帮着容渊分析着,“或许你会因为我的关系树敌无数,你们是在朝堂之上行走的人,树敌太多不需要我说什么你也应该是懂的这代表着是什么意思。再者,我可不想落得我娘当年的那种下场,所以你觉得我会容忍有女人朝着我喊姐姐或者是我去喊别人姐姐不成?而且想必你也是听到皇后和舒太妃所说的了,她们在你们的身上寄予了多少的厚望,到时候闹得鸡飞狗跳的这便是你想要见到的画面?如今我还这般的年轻,也不指望着能够活到像是我师父那般的年纪,但到底也还是有几十年的性命可活的。你可想清楚了,这几十年之中你便是想要过着这样的日子的?夹在妻子和母亲之中,你能够忍受得了一时,到底也是忍受不了一世的。”

素问从容渊的手掌之中将自己的手攥了出来,她平静地看着容渊,对着素问的眼睛的时候,容渊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对着一个长者一般,他知道素问所说的也全部都是事实,他也知道那就是素问的个性,她在他们的面前从来都没有收敛过自己的个性。她做不来委屈自己的事情,而容渊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委屈她的。

而她所说的也全部全部都是可能会出现的事实,从她口中所说出来的画面也可能会在未来的时间之内上演。容渊可以罔顾旁的,却怎么也不能说出口罔顾自己母妃的话来,在他的心中自己的母妃也是十分重要的,毕竟母妃年纪轻轻的便是只有她一个孩子,这往后的时候也都是要靠着他的,他不能丢下不管。

但,容渊觉得就这样一放手之后,那就真的成了完全无法挽回的画面一般了,他看着自己那空空的手掌心,只觉得这空掉的也不只是手掌而已,更多的还有他的心,像是一下子空了一块下来,有些疼痛,钝钝的。

素问看着容渊,她对于这些个事情看得要比容渊要浅淡的多,她是一个医者,身为医者看得多的就是那些个生离死别的画面,对于人世间的事情也早就已经比平常人看得淡薄的多了,有多少为了感情闹得要死要活的人还不是败给了时间,时间一长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也就平静了,再者,素问觉得容渊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冷静狼的人,当然他们之间的程度也还没有到了那要死要活的地步。

“你对容辞,也便是如此想的?”容渊半晌之后这才干巴巴地挤出了那么一句话来。

素问攒出了一个笑来,“你将我刚刚说的话说给他听罢。”

素问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去见容辞了,而且她也不认为皇后如今还会让她见容辞的。

“我应该是感谢你,如今这般已经都替我想好了说辞,还能够这般地开导着我,这还真是谢谢你。”容渊觉得有些气愤,感觉素问便是这般的半點情感都不带的,在她说出那种话来的时候一點迟疑都没有那样的模样叫容渊觉得内心之中仿佛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着一般,让他有几分气愤。

“不客气。”素问道了一句。

容渊被素问这回答答的就像是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胸口,砸得他眼前直冒金光,但素问却完全像是不知道她刚刚那一句话对于他来说会是有怎么样的伤害一般,容渊原本还处于盛怒的火苗一下子就像是被人用一盆冰冷的水从头上浇到了脚底心,那叫一个透心凉,就连心脏那处都是有着一种冷意,冷的他几乎是要打一个寒颤。

“素问,你是我见过的残忍的女子。”容渊看着素问道,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是素问这样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的理性,甚至也没有考虑过这其中她所说的那些个事情有没有挽回的可能性就直接地否定了。她狼到了一种近乎可怕的程度,带着一种残忍的意味。

素问听着容渊对自己所作出那些个评价,她不置一词,甚至都没有反驳一下。

“长泽。”舒太妃也已经从房中走了出来,她看到站在门口同素问交谈着的容渊,他的眉宇皱着,凝重无比的神情。舒太妃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儿子面上看到那样凝重的神情像是在做着一个严肃的选择一般,舒太妃看到容渊同素问在一起的时候这心中就有些害怕,她刚刚特地将人支走就是为了不让他晓得自己同素问说过什么话。

如今这话是已经说了出去了,舒太妃倒是有些害怕素问会同容渊说些什么,因为她觉得素问刚刚虽是那样说着,但也有可能这不过就是用来骗她的。舒太妃现在对于素问已经处于防范的地步了,她只觉得只要是有素问在容渊的身边,自己这个儿子就会变得不像是她印象之中的那个儿子一般。从xiao到大,舒太妃的记忆之中就是容渊从来都没有反抗过自己,但为了素问他违抗了自己,那态度还是十分的强硬。

这样的女子会是一把刀,成为伤人的刀。虽然现在将这一把刀拔掉的时候的确是会有一些个痛楚,但舒太妃觉得即便是现在有些痛楚也好过到时候划下一道致命的伤口。董皇后便是已经将这些个事情看得这般的清楚了,她也不能由着容渊同容辞到时候反目成仇不可。

“长泽,母妃有些事情要同你说,过几日便是你父皇的祭日,母妃想去皇陵之中看看你父皇,到时候你同母妃一起去吧,也好叫你父皇看看如今的你是生得怎么样的模样,如是你父皇知道你如今这般的出息,想必也是十分欣慰的。”舒太妃看着容渊,她一步一步地走进,慢慢地说着,“母妃也想你父皇了,虽说每年都有祭天祭祖宗的时候都是一并供奉了你父皇,但是到底还是许久没有去皇陵看他了,你到时候便是将时间空了出来,也好随了母妃前去。母妃也要同你父皇说说,你如今都已经是这般的年纪了,你皇兄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已经是有了不少的皇儿,你看如今那些个皇侄之中和你同岁的也便是已经早就成了父亲了,这之前你在边疆抗敌,母妃也不好说些什么,但如今这皇族血脉一事是不能再耽搁了,母妃也已经同皇后商定好了,便是从那些个世家之中挑选几个聪明伶俐乖巧的进了府来。毕竟你是掌管着兵马的王爷,可不是什么人都是能够匹配得的上的,皇族的血统也必须是要高贵才行。”

舒太妃用一种渴求的眼神看着容渊,像是生怕他在现在这个时候说出一个不字一般。素问看着那如临大敌的舒太妃一眼,她也觉得有几分的可笑,在此之前的时候她也可算是舒太妃的座上客,可惜便是因为她儿子的关系如今便是成了这贼一般。刚刚舒太妃那话虽说是说给容渊听的,但实际上却是说给她来听的,那暗示着她的血统不够高贵会玷污了皇族的血统。

素问全然当做是没看到,她怜悯地看着容渊,堂堂一个王爷如今在她母亲的眼中大概也就只有这样的价值了——传宗接代。好吧,素问觉得自己这般想大概也实在是太贬低容渊了,毕竟整个越国的男人在长辈的眼中大概重要的还是这传宗接代重要了,这地位和种猪有什么差别?!

舒太妃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素问,在她心中,素问也一贯是一个知情识趣的女孩子,所以舒太妃从一开始将素问请来的时候也没有说多少难听的话,因为在舒太妃看来,素问不算是一个糊涂人没有必要完全将颜面扯破,再者素问到底也曾经是将自己给治愈过,这于情于理的也是应该留几分的颜面,免得到时候说出去便是庆王府仗势欺压了。但舒太妃也觉得自己也可以算是为素问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已经打算好了,只要她不进了自己的家门,她就能够做主给素问寻一户有钱有势的人家,这样对于如今素问这样的身份也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有她庆王府在的一日,素问的日子不可能有难过的时候。

但刚刚听到素问说要离开无双城的时候,舒太妃这心中也觉得像是松了一口气,虽说那些个认了义女的法子全都是下策,素问愿意自己离开,这也可算是天大的好事,她和皇后也是有担心,就算事情按着她们设想的做了,这毕竟是年轻气盛到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也完全是不由她们控制,素问一走也就是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解决干净了,要是再过几年再出现在无双城,到时候人也已经娶了说不定孩子也已经生了,再闹腾也闹腾不出一个天来了。

可这一出门,舒太妃看到自己儿子看着素问那眼神的时候,她这心中就是砰砰地乱跳着,这话虽是说的好听但是也要真的那么做了才好,这当着她们的面是那样说了等到转头之后又同人纠缠在一起,舒太妃也觉得自己是觉得不能够忍受着这样的戏弄。

“我走了,再见吧。”素问朝着容渊道了一句,她看着舒太妃那用眼角余光恶意地看着自己的眼神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舒太妃必定是不喜欢看到容渊和她在一起的画面,她朝着容渊摆了摆手,那姿态十分的随意,就连她说道别的那一句话也是随意到了极點。

容渊看着素问转身离开,那背影单薄且孤独。看着素问那模样的时候,容渊便是不由地想到了自己当初在边疆的时候,那个时候在没有战事或者是战事稍歇的时,他闲着无事的时候便是会独自一人站在那高耸的城墙头看着那落日,看着那大漠孤烟直的景象,人人只道他是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得了宠幸得了兵权,却没有人想过他也不过就是二十来岁,肩负起这般的重任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如何想着的,会不会觉得有些压力过重,会不会觉得喘不过气来。

那个时候容渊觉得孤独,特别的孤独。他的身边永远都是只有他一个人,有些话他不能同旁人说,也不敢同旁人说,作为一个元帅作为一个主将,战士们想要看到的死一个能够扛起一片天的人而不是这心中有着柔弱有着委屈甚至还是有着一些个动摇的人,这样的会降低了他们的士气。

容渊现在看着素问的背影,只觉得像是看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很多时候他也便是那般独自一人的,从xiao被送上山学武,等到下山之后便是有些个繁琐的事情,他的母妃便是提醒着自己要时刻谨记着自己这王爷的身份,他是先帝的皇子,这一言一行也是代表着皇家的颜面。

容渊这脚步微微一动,舒太妃的声音在容渊的背后响了起来:“今日你若是敢踏出这王府又或者是你要将她带回府中,那么我便是自刎在你的面前。”

容渊听着这话,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自己的母妃,舒太妃的手上捏着一把精致的xiao匕首,那匕首在阳光下泛着寒光,那是磨得十分锋利的一把匕首,而刀尖对着舒太妃那详细的脖子,只要再稍稍往里头入一點點就能够一下子捅穿了那脆弱的脖颈。

“太妃你这是做什么?!”董皇后这一出门就是瞧见这样的场面,她也有几分的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她上前一边劝着舒太妃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一边又是朝着容渊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长泽,并非是皇嫂不为你说话,而是咱们皇家真的不能有那样的媳妇,你母妃这身体不好,你也不劝劝,这是想要伤了你母妃的心不成。”

容渊看着那看着自己的两个人,那眼神之中对他有着一种失望,但容渊不懂,他不过就是喜欢一个女子罢了,为何便是成了这般天理难容的事情来了?

而且他这也是发乎情止乎礼,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对的事情来过,也从来都没有折损了皇家的颜面,但这到头来的时候,却是变成了他的不对,如今他的母亲还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着他。

“长泽,你是真的想要母妃死在你的面前不可?”舒太妃的声音有些尖利,她将手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脖颈往里探了一點點,也就是这一點點一下子刺破了皮肉,血珠一下子涌了出来,鲜红的似乎能够耀红了人的眼睛。

容渊看了自己母妃一眼,一言不发地朝着自己的院落而去,舒太妃看着他走的方向确定他不是去找素问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握着匕首的手微微一松,匕首在地上发出“吧嗒”一声脆响,舒太妃连连退了两步,幸好是有董皇后一把扶住了这才使得舒太妃没有当场腿软跌倒在地上。

“太妃你这又是何必!”董皇后拿了帕子擦拭着舒太妃脖颈上的xiao伤口,“长泽一贯都是十分顾念着你,你又何必这样用性命相逼着呢,这般一来,可不是让你和长泽之间有了一些个嫌隙了么,若是刚刚你这一失手不xiao心伤到了自己,这可怎么是好?!”

舒太妃叹了一口气,她拿了董皇后的帕子按着自己的伤口,“你也知道长泽一贯是顾念着我的,但这并不代表着长泽永远都是会听着我的话,你可知道长泽也是为了那丫头忤逆过我的意思,这如今已经是这般了,若是再不断了他这般的心思,只怕到时候这府上还有不少的风浪,我这般辛苦才将他抚育长大如今也是这般的有出息了,我怎么能够看着他被人给毁了。这叫我心中怎么能够甘愿的。也就只能够现仰赖着他的心中还顾念着我这个老母亲所以逼着他断了心思,若是我不做得这把的狠绝,只怕还不能成事。”

董皇后摇了摇头,“你说的也是,如今我便是也只能先困着子潋一段时日,诚然是希望那丫头是真的如同她所说的那样,这便是能够很快离开无双城,等到这离开了之后人海茫茫,想来也便是难寻了,到时候自然是能够死心的。不过倒是也亏得那丫头了,原本在这宫宴上,那庞家的女人便是要将自己本家是受宠的孙女嫁给了自己的孙子,那般一搅合之后,如今容毅那xiao子也还在床上躺着,太医说他断了两根肋骨,又是受了不少的伤,这要是没有在床上躺上几个月的时间那是不能起身的,这也可算是让本宫觉得欣慰了。”

董皇后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心中便是有几分开怀,她本就已经同敬贵妃争锋相对许久了,当初她初进宫的时候便是受了敬贵妃不少的刁难,即便是现在她身为后宫之主却到底还是不能够将那敬贵妃怎么样了的,除了这名头上的确是压了敬贵妃一头,董皇后也晓得自己压根就不能同人争斗些什么,她的娘家力量可没有庞家这般,要是有,她也不会留敬贵妃在后宫之中那么久了。就是因为她娘家的势力不足,所以才只能够每日只求安稳度日,在敬贵妃真心将她惹恼了的份上,董皇后也只能在言语上数落几句,到底也是不敢做的太明目张胆的。之前容毅受了鞭笞,董皇后便是在心中开怀了许久,如今这一回宫便是听到容毅那xiao子如今所受的伤要比之前还要厉害上几倍的时候,董皇后虽是露出了惋惜的神情却是在心中笑开了花。

“真是可怜的紧呢,怎么又是这般受伤了呢,这断骨还算是个xiao事,这内伤可是要好好将养着才行,也不知道又要将养到什么时候去了,之前这伤才刚刚好呢,如今又是受了这样的伤,这可真是多灾多难的一个孩子。”

舒太妃也叹息了一声,但这面色上却是没有半點为之惋惜的模样,心中却是将刚刚董皇后所说的话默默地记在了心中,敬贵妃这能够仰仗着的也就是只有娘家庞家的势力,所以想要将庞家的人嫁进皇长孙府上这样的行为也不算叫人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但也的确是亏得这一次容毅的受伤这事才没有成,如今等到那庞家的人要嫁进皇长孙府上去,这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不过庞家也的确是在朝堂之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

董皇后同舒太妃素来感情不错,论关系,这舒太妃是先帝的妃子,这关系上也可算是董皇后的婆婆了,但两个人的年纪相差不多,加上舒太妃在董皇后还没有成为皇后的时候对她也可算是多加照拂,所以这关系便是有些像是姐妹了。董皇后对舒太妃也便是没有多少防备,毕竟这容渊同容辞之间那便是大xiao玩着的,现在也可算是同气连枝,但舒太妃也一直安居在王府之中素日里头大半的时间都是用在佛堂之中念经祈福的,所以董皇后也一直同慈爱的舒太妃亲近,受了那敬贵妃什么委屈的也便是会同舒贵妃说上一说。

她不知道自己这话也不过就是这样一提,却是记在了舒太妃的心中。

素问出了庆王府的时候,便是有人落在了她的身边,那神情臭得像是被人兜头倒了一车的夜香。

“你对那王爷竟然曾经心动过嗯哼?”路岐南哼哼唧唧的,“问问,你将我置于何地?这亲还没成,你便是已经想着给我带绿帽了?”

素问扫了路岐南一眼,那眼神冷的就像是冰渣子似的,“那又怎么样呢?男未婚女未嫁的,就算是有那老头许下的婚约那又如何?不是照样可以撕毁么?”素问看着路岐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一样,“这约定一类的是容易变数的东西,你觉得我还会相信这种虚伪的?”

这男女之间所谓的许诺那就是天地间的谎言,这处的好的时候每一处的缺點那都是优點,等到感情不在的时候,就算是优點也瞬间变成无数缺點,可以说厌恶的就是当初喜欢的那些个优點了。这说辞那根本就是随时随地都在改变着的,谁知道今天是这样的一个说辞等到明天的时候会不会又会成为另外的而一个说辞。

路岐南没有想到素问会说出这话来,他全然不在意,“问问,你这般是怕我会娶上一些个xiao妾怕嫁给了我之后便是有婆媳问题是吧,这个你放心,我父母已经在前几年便是过世,所以也便是不会有任何人会刁难于你。所以这左右的也便是只有你一人,我也没有打算要娶xiao妾,我们乌疆中人一贯便是一夫一妻的,我这身为族长,自然不会违背这般的传统。总之,你娘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这一點我可以立誓。”

素问对于路岐南那自说自话的并不理会。

“而且,你之前对那王爷心动哪里?论长相,我这般也没有输给他吧?”路岐南跟着素问的脚步,他看着街上的女子有不少的人也便是朝着他这边看着,虽说路岐南以往的时候并不在意自己这长得如何好看还是难看的份上,但在刚刚不xiao心听到素问同容渊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的时候,他便是也在审视着自己,“好吧,这家室上许的确是没有他那般的高贵,但你也看到了舒太妃并非属意着你,问问你一贯也是心高气傲的,当然没有必要去刻意讨好那人对吧。问问你一贯都是不喜欢同旁人废话的,你想你要是同那王爷一处,那些个皇家之中的人也不会真心容纳你,这说不定又是要给下绊子,这到时候你定是要不耐烦的。那老人家不喜欢你必定是会想着法子来刁难你的,到时候你难不成还想着被人家乖乖欺压不成,我的问问可不是那般的柔软的性子,但是欺负老人家也不像是你的作风,这受了委屈不还手这还不得委屈死你,问问咱们没有必要受那种闲气是不是?”

路岐南这上下嘴皮子碰着同素问说着那些个嫁入皇家之后的生活,这被他这般一说这剩下的也就是只有一肚子的窝囊气,路岐南才不管自己刚刚那一番话有没有诋毁的成分,他刚刚几乎都是要气氛了,想想看这一半都是要成为自己媳妇的人突然之间说对别的男人曾经动心过的时候,路岐南觉得自己当初没有跳下去直接一把掐死容渊也已经算是十分给了颜面了。再者,路岐南也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夸大的成分,反正能够让素问对那庆王和肃王表示厌恶的话,路岐南觉得不过就是在这里说几句肺腑之言那又怎么样,他都能够说一路让素问清醒清醒。

素问懒得同路岐南说那些个事情,“你这乌疆的族长难道就是这般的空闲不成?难道乌疆之中就没有什么事情要你处理的?”素问觉得路岐南真心是有些闲的慌了,刚刚竟然是还躲藏在庆王府上听着她说那些个话来着,这庆王府的护卫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个人的身影的,“你差不多该回你的乌疆了。”

“我这原本是打算同你说一声之后便是要率先回了乌疆去的。”路岐南这一早的时候便是入了皇宫,倒不是他自己闯进去的,而是建业帝请他去的,路岐凛死在了天牢之中,建业帝多少有些怀疑这件事情同他相关,但还是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也便是这般的不了了之了,他从建业帝的手上要了路岐凛的尸骨,这乌疆的习俗便是只要是乌疆的族人便是没有死在外头的道理,哪怕他是将路岐凛交给了建业帝来处置,但到时候等到路岐凛死的时候他还是要来将他的尸骨带回乌疆之中的。

建业帝问不出个所以,也便是只能将天牢之中那些个看守之人一个看管不利的罪名治罪了,到底还是将路岐凛的尸骨还给了路岐南,路岐南将路岐凛的尸骨火化了。也便是觉得有些可笑,自己这野心勃勃的兄长在以前的时候总是想着要将他取而代之的,结果不过就是短短的也便是一年的时间罢了,他便是成了瓷罐里头的一把骨灰而已。

路岐南将这些个事情办妥,这回到浮云xiao筑的时候,整个浮云xiao筑之中也便是空空的,魔尊在院子里头晒着太阳,也便是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够感觉到魔尊真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喜欢在凉爽的季节中天气好的时候晒晒太阳,路岐南从魔尊那边得知了素问答应过两日便是要离开无双城的事情,这心中也便是觉得有些高兴,离开这种权力中心點的地方总是会安全一些。

那让路岐南觉得生厌的挽歌也不在,路岐南便是自己出了门,却不想是在大路上看到了素问和庆王容渊在一起,还一同朝着庆王府的府邸而去,这当下便是尾随了过去。

路岐南对于素问的交代完全是充耳不闻,他径自道,“问问,你当初对那王爷心动是为什么?”

“至少他比你正直,不会随意地探听旁人话说,这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一类的,他做到了你可没有做到,”素问对着路岐南道,“至少他比某个人要来得正直,不会随便做出一些个下流的事情来。既然你是要回乌疆了,我便是再这里和你再见了,咱们以后再也不见。”

路岐南恍然道,“原来问问你是处处将他拿来同我做了比较,你这般还是要嘴硬这心中便是没有我的地位不成?这君子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但那是因为君子对着的不是自己的媳妇,要是君子要是遇上自己的未婚妻同旁的男人那般亲近的时候,这便不是君子了,那只会成为xiao人。”

“……”

素问觉得同路岐南是委实是没有什么话来说的,他这满口都是歪理,亏得他将那些个歪理还是说的这般的振振有词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素问快走了几步,懒得同路岐南这般的废话、

路岐南看着素问径自朝前走着,他站在原地看着素问的背影,一动不动的,直到素问见路岐南大概就这样直接走了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回头看了一眼的时候,这才发现路岐南站在这人来人往的无双城是繁华的街头,像是被人瞬间定住了穴位一般在那边一动不动的地看着自己。

素问一直都觉得这跟在自己身后的应当是挽歌才对,至少这半年多来的时候,只要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必定是能够看到挽歌的身影的,但是这一次她回过头去的时候,这看到的是那行走之中的路人,要看到路岐南其实并不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路岐南一张脸便是让他像是鹤立鸡群一般的明显。

而在素问回过头的那一瞬间,明明是隔着不xiao的距离,但素问还是在路岐南的脸上清楚地看到他那一抹笑意,甚至还带了一种窃喜的意味。

着了他的道。

素问的脑海之中便是只有这么五个字,看着路岐南那嘴角弯起的那一瞬间,素问就有些后悔其实刚刚自己就不应该回头去看路岐南的身影。

路岐南很快地就走上了前来就同素问并肩走着,“问问……”

路岐南的声音之中带了几分窃喜,只觉得素问刚刚那回头一看对他来说就像是捡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一般。他就知道素问的心中不可能半點都是没有他的,对于容渊那也不过就是一时之间的错觉罢了,只是她对自己怨念太深,便是怎么也不肯承认罢了。而且,就算是那王爷再是喜欢又能怎么样呢,素问大概是不知道的,在她离开后的那些个后续路岐南可是看到了,他并不认为容渊是能够放弃所有的一切跟着素问走的,除非他是真的能够直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路岐南笃定庆王没有这样的胆量,而那肃王更是不可能。

素问懒得理会路岐南,只觉得自己刚刚那一瞬间便是不应该回头的,她更加静默地朝前走着,目不斜视更加认真地看着前方像是在辨认着她再熟悉不过的前往浮云xiao筑的路一般。舒太妃本是想留着董皇后在王府之中用了午膳之后再离开的,但等到素问走了之后,董皇后也不过就是在王府之中停留了大约是半柱香的时间,同舒太妃说到了一些个皇宫之中的事情,便是起驾回宫去了。

董皇后虽说是如今已经解禁了,又回了皇宫之中主持着六宫事宜,但到底这威信经过之前的谋逆皇嗣一事之后便是有了几分折损,董皇后这平日里头也可算是宽厚待人,这皇宫之中的事情也可算是掌管的井然有序,但那事之后,后宫之中的那些个嫔妃一类的在面对着董皇后的时候多半也是有些个敬畏了,生怕是在不经意之间犯下了皇后的忌讳,而有些个离心离德的便是在背后嚼着皇后的舌根。

而建业帝虽是放了董皇后出来,并非是真的是将那些个事情调查得清楚真的是同董皇后没有什么关系这才这么做的,而是在皇后不在的时候,敬贵妃的一些个事情做委实是有些过了,而庞家原本还算是低调的气焰在宫宴之前便是隐约有些上涨了起来,所以建业帝便是将皇后从护国寺之中放了出来,还了她所谓的清白,这不过就是为了在后宫之中压一压敬贵妃的气焰。

建业帝平日里头对于朝政上的事情便是已经疲惫不已了,自然是没有什么心力去应对这后宫之中的事情,再加上有些事情若是他一个帝王动手那必然便是变成了明面上打压了某个家族,但由皇后出面的话,那也不过就是一个警告罢了。

董皇后也知道建业帝的心思,所以这回到皇宫之中这件事情便是让后宫妃嫔都是来觐见了一回了,告诉她们这后宫之中的主人还是皇后,而并非是那敬贵妃,又将敬贵妃在代皇后职责时候所坐下的决定全部给撤了。

敬贵妃在收到这样讯息的时候,几乎整个人便是要气疯了,却到底还是不能够拿董后如何,她再怎么受宠再怎么地位崇高也不过就是天子妾,自然是不能够对天子妻如何的。索性敬贵妃如今也是在担忧着自己那孙儿的情况也没有什么精神去同董后闹腾个什么劲儿闹得在后宫整日像是在斗法一般。

皇后这稍稍整顿了一番之后便是谒见了一早入宫的舒太妃,又出了宫一趟。董皇后便是见现在庆王已经在舒太妃看管了起来便是不能再随意地出府,但自己那儿子却还是没有被她三申五令的,自然地也便是没有什么精气神留在庆王府上用食,聊了一会之后便是离开了。

等到董皇后这一走之后,舒太妃这面上原本还有几分和气的笑容一下子落了下来,她朝着自己身边心腹的嬷嬷看了一眼道:“刚刚董后所说的,你可都听到了?这庞丞相是喜欢的孙女,那敬贵妃原本想要许给那个xiao废物的人是谁?”

心腹嬷嬷道了一声:“是庞家长孙女庞烟。”

舒太妃捧着茶盏,“你可调查清楚了?”

心腹嬷嬷點了點头道,“那庞家长孙女庞烟可十足地受了庞驰的宠爱,那阵仗几乎是比庞驰当年那些个女儿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奴婢也去探听了一些个风声,倒也的确是如此的。只是这庞烟的身世似乎是有些个猫腻。”

舒太妃听到自己的心腹这般说着的时候,她微微蹙了蹙眉头道:“说下去。”

“这庞烟虽是长房长孙女,庞家老一些个奴仆多半都已经是不在了,这的也便是在庞驰身边呆了大半辈子如今已经被庞驰送到原籍去守着庞家祖坟的一个管家活着了,奴婢花了一點功夫,倒是从那管家口中套出了一些个事情,这庞烟并非是庞驰的孙女,而是他的女儿。”

舒太妃这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也是被自己心腹嬷嬷这般的信息给骇住了,“怎会?”

“那管家道,当初这长房媳妇进门的时候,庞驰在喜宴上喝多了几杯,不xiao心便是进了自己这媳妇的房。这酒醒的时候这才发现铸下大错了,当夜也便是不许人闹了洞房,将那长房媳妇给隐秘地拘禁了起来,对外便是宣称得了病。这原本庞驰便是要将那长房媳妇给弄死了的,后来发现这有了孽种之后方才作罢,等到这十月怀胎的时候便是保子弃母了。庞驰那儿子倒是个孬种,这被自己父亲戴了绿帽子的家丑也便是忍了下来,倒是将那xiao孽种安置在自己身边当做女儿养着的。这一养便是养得这般大了。”心腹嬷嬷道,“因为这件事情,庞驰当年还活埋了不少的奴仆,也便是只有那管家嘴巴紧留了下来。”

舒太妃原本还觉得这庞烟受宠还是有几分道理可循的,只道以为是她得了庞驰的眼,这才从一干儿子孙女之中脱颖而出,却不想竟然是这般的缘由。

“这般的人,真是肮脏透了,换成旁人家中哪里是能够容得这样的孽种出生,早就已经落成血肉了,偏生会是个投胎的,投到了庞家去了。”舒太妃叹了一声道,“只怕宫里头那人多半也是不晓得的,不过即便是晓得了,也多半是会装作不晓得将那丫头给许给了自己的孙子,真是不怕违背了人伦的。”

心腹嬷嬷听着舒太妃的话,她只是垂首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宫里那人想了一辈子的皇后,可惜这身上是没有皇后命所以这辈子也是不想要想到,庞家这一颗大树扎根太深,皇上也是不敢轻易动弹的,就算是动弹也便是要在盛极必衰的时候才能动手。”舒太妃缓缓地道,“人人都道这大树底下好乘凉,却不知道这是应该做的便是顺着枝干往上爬。”

心腹嬷嬷这般一听之后,她略微有些困惑地道:“太妃您是想让王爷他……”

舒太妃笑了一笑道:“渊儿不暗权术,他那皇兄也不见得是能够庇佑一辈子的,这到时候还是要靠了自己才行,我这当母妃的,自然是为他想好出路。”

“但庞家……那庞烟这般出生,怕是……”心腹嬷嬷有些迟疑,庞烟这般的血统,舒太妃又怎么能够容忍。

“你知道素问同庞烟相比,差在哪里?不是血脉,而是她的身后没有可以支撑的家族。”舒太妃缓缓地道,“渊儿不喜欢庞烟也是一件好事,等到日后利用完庞家的时候这下手的时候也不用留什么情面,我这般说,你可懂?”

心腹嬷嬷點了點头。

舒太妃想了想正想要吩咐的时候,却是外头有了丫鬟叩门,十分恭敬地道:“太妃娘娘,庞丞相家的庞xiao姐求见。”

------题外话------

tat更了一万二,欠了一千字,明天补上,明天更一万一,骚年们请原谅我吧!

好喷友给塞了一份十分销魂的事情——当编剧。但是这编剧吧,尼玛编的不是偶像剧也不是什么宫斗剧一类的,而是抗战剧一类的那种类型,所以你们懂的。新哥处于极度蛋疼中。

新哥和喷友对话是这样的

新哥:卧槽,这个老子不会啊,一看到这种题材尼玛让我耽美魂热血沸腾。我可以写国党和共党搞基么……

喷友:杀了你!

新哥:和xiao皇军什么的,这个太重口了有么有……

喷友:杀了你!

新哥:给我偶像剧吧……

喷友:我他妈也想写偶像剧啊什么的,差也给我一个宫斗剧么!xiao黄爆剧也可以的!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看病贵吗
无锡市第八人民医院
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邢台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绍兴治疗癫痫病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