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社保缴费调整需财政更多倾斜7z

2019年06月14日 栏目:养生

近日,有媒体称我国社会保险费率全球,缴费以社会平均工资为基数连年上涨,成为企业和个人的负担。人社部官员表示,今后,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进一

近日,有媒体称我国社会保险费率全球,缴费以社会平均工资为基数连年上涨,成为企业和个人的负担。人社部官员表示,今后,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方向,社保费率将适时适当下调,以有效平衡国家、单位和个人的负担。  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适时家的长远利益,都是一个重大利好。  问题是,钱从那里来?这是公众听到社保费率下调之后短暂兴奋之后的后续反应。社保基金池子只有三股水,个人、企业、财政。假如个人缴费率暂时不动,减少企业支出,则只能指望财政有更大担当。有数据表明,发达国家社会保障往往占到财政支出的40%以上,新兴国家多在20%至30%之间。中国的财政支出用于社会保障部分的比例只有11%左右。单纯从数据来说,我国财政在这方面还有巨大上升空间。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样一个现实,我们的财政长期以来属于“建设财政”、“吃饭财政”。财政的一大部分需要用于投资、建设,刺激经济。各种公务机关维持自身运转,更需要一大笔钱。  要让财政为社保托底,提供长期的、有效的保障,必须从以财政制度为中心的一系列制度改革上着力:一是尽快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严格规范和界定各级财政在社保投入中的和义务,确保财政对社会保障事业的足额投入;二是适当转变财政投资方向,从直接投资刺激经济更多转向社会保障;三是拓展社保基金的资金来源,譬如从国企红利、土地出让收益等;四是进行机构改革,降低“三公”等行政经费支出,省下更多的钱。  如此,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加大对社会保障的投入,是化解诸如优化投资、平衡外贸、扩大内需、启动消费等诸多经济难题的妙招,宜需稳健推进,让公共财政成为社保基金重的压舱石。练洪洋

月经量少
神经纤维瘤病
科技互联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